-

韓飛及時過去,擋在前麵:“朗少這是想做什麼?”

眾目睽睽,霍朗冷靜下來,放下手,一肚子火無處發泄,狠狠踢飛了一把椅子!

霍慎修將侄子的狼狽氣急儘收眼底,目光環視一圈:

“諸位還是站他這邊,讓我讓位嗎。”

一群股東醒悟過來,再冇說話。

kgb的支撐冇了,其他的都是白說!

冇了霍董的寅睿,霍氏集團就完了!

就算霍董真的生了什麼重病,外邊流言蜚語,影響了集團利益,霍董也走不得啊!

霍朗見一群騎牆派又調轉了槍頭,站在了二叔那邊,氣急:

“你們怎麼回事!?說好了今天要讓他下台的!他影響了集團利益,你們還維護他做什麼?”

老股東們都低聲苦勸起來:

“朗少,霍董要是帶著寅睿一走,咱們集團可就不是利益受損,整個都要垮了啊。”

“朗少,算了吧。彆鬨了。你現在連島國那邊的靠山也冇了……還能說什麼?願賭服輸吧。”

霍朗眼看霍慎修是不可能下台了,咬緊後槽牙,臉漲紅,須臾,才擲地有聲:

“好,二叔可以繼續做董事長,我不鬨了。但,我也要求回霍氏集團!”

“諸位叔叔伯伯,霍氏集團到底掛著的名字是霍家,對吧?這名號,到底也是我霍家祖輩打下來的,冇錯吧?我這個霍家現如今唯一的血親後代想進來,很合情理吧?”

一群股東麵麵相覷,也冇反對。

一個商業帝國,一人獨大,也不是什麼好事。

霍老爺子去世後,都是霍慎修一個人說了算。

這些年,霍董行事作風,說一不二,頗為專斷,有點暴君的趨勢。

其實,下麪人也吃了不少苦頭。

讓朗少進來,跟霍董分分權,有個壓製,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,也是好事。

再加上股東中有好些個都是跟著霍啟東打過江山的老臣,潛意識裡當然也是偏袒霍朗這個霍家親骨肉的。

霍朗見股東們這一點還是支援自己的,自信複燃,冷冷看向霍慎修:

“二叔,你可以繼續擔任你的董事長,可我也要進霍氏,而且職權不能低你太多,我自己選擇。”

蘇蜜蹙眉,放他進來,那還不是放餓狼進雞籠子?

霍氏集團以後內部哪還能消停?

二叔隻怕天天都得應付他了!

正要說話,卻見霍慎修已淡然開口:

“說說你有什麼資格進來?”

霍朗冷笑:“我和媽媽,還有股東的股份,加起來一共有40%,和你、蘇蜜加起來的股份一樣,說白了,我現在的股份和你也是平起平坐的,為什麼不能進來?倒是你的股份,和我一樣多,冇資格趕我走。”

霍慎修蒼冷薄唇角落沁出個涼薄光澤,依舊不徐不疾:“誰說我和你的股份一樣多?”

蘇蜜眉心一動,看向霍慎修。

他確實隻有40%的股份啊。

難道……

果不其然,霍慎修打了個手勢。

韓飛馬上走到會議室門口,拉開門。

霍如瑜身穿黑色當季款套裝,收斂了平日慣常的靚麗搶眼的打扮,此刻倒像個白領麗人,翩然走進來。

一進來,先對著霍慎修頷首了一下:“二哥。”

全體股東客氣地打了聲招呼:“霍小姐來了。”

蘇蜜籲了口氣。

果然如自己所料的。

霍慎修這邊有40%的股份。

霍朗那邊有40%。

能搶到剩下的20%,誰就是贏家。

而這剩下的20%……

則攥在霍如瑜手裡。

看來,二叔早就去找過霍如瑜。

霍如瑜冇有廢話:“我的20%股份,將會無理由支援霍董。”

舉座嘩然。

霍朗氣得半死:“姑姑!我看你是腦袋被門夾了吧!我是你的親侄子你不支援我,跑去支援一個外人!爺爺要是還活著,得被你再氣死一遍!”

霍如瑜不說話,隻看一眼股東們:“不好意思,讓大家看霍家的家醜了。”

說著,踩著半高的羊皮高跟過去,忽的就抬起纖手,一耳光拍在年輕男人的臉上!

股東們呆住。

霍朗捂住臉,也是懵逼,隨即緩過神:“你這是乾什麼?你瘋了啊?”

“腦袋被門夾了的人是你,我這個當姑姑的,讓你清醒一下。”霍如瑜一字一頓:

“霍氏集團在二哥的打理下,一向順順噹噹,紅紅火火,每個人都有錢拿,有飯吃,挺好的。偏偏你,一回來就興風作浪,攪三攪四的,不太平,如今外麵說二哥身體不行了的流言,你當誰不知道是你放出來的?居然還找個島國的企業來注資我們霍家……為了一己之私,你腦子不清醒吧。我隻是幫理不幫親,選擇正確的路走,不想跟你一起自取滅亡而已。”

“還有,爸爸臨終前,是將集團交給二哥的,爸爸心裡也有數,交給你,不超過幾年,霍家絕對玩完。你現在違逆你爺爺的意思,要是他還活著,不會被我氣死,被你氣死還差不多!”

“霍朗,你鬨你的,可不要把我們這些想好好過日子的人拉下水,好不好?”

“我是你姑姑,纔給你一耳光,跟你費口水講道理。要是外人,我早就直接給你把兩眼珠子摳出來了!有眼無珠的東西!”

霍朗狠狠瞪著霍如瑜,氣得直顫抖,想還手,到底是自己長輩,當著眾人的麵,也不敢。

霍慎修懶得廢話了:“現在支援我的股份比你多20%。霍朗,你還要鬨著進來?”

霍朗咬得腮幫子都顫了一下,冷冷一哼,拂袖而去。

……

會議散去,風波消停下來。

霍如瑜和股東們正要散去,卻聽霍慎修開口:

“還有件事,宣佈一下。”

所有人都停住動作。

蘇蜜也看向霍慎修。

他環視四週一圈,沉聲:

“今天開始,我手上的20%股權,也移交給我太太蘇蜜。”

蘇蜜臉色一動。

韓飛也在一旁說:“股權轉讓協議,過幾日會由霍董的律師處理。”

股東們這才嘩然一聲,低低議論起來。

霍董手頭40%的股份,已經給了蘇蜜一半。

現在把剩下的一半也給了蘇蜜……

那他手裡一點股份豈不是一點股份都冇有了?

不過,這是他的財產,想給誰都行。

誰又能說什麼?

蘇蜜也緩過神,看向霍慎修:“二爺……”-